本命冬鐵,最近沉迷於鬍子兄弟與星鐵
本質上超級雜食(Hail Everything
就是個無節操黨,雷點還在尋找中...(大概根本沒有

[冬铁/盾铁盾]为什么第二印象很重要?(八)

CP:主冬铁,存在盾铁盾

警告(可能有雷注意!!請一定要先看!!可以接受再往下)

美国队长3:内战衍生(剧透警告!!)

第一次写文,没意外会OOC

只看过MCU电影跟AA动画,对漫画不了解

小学生文笔

虐队长注意!!(不过本章冬兵&铁人主场,这张没有虐他

結局是冬铁HE!!

".........”是对话;粗体是內心話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第一次一起出任务很顺利,Bucky不知道Tony是怎么让自己这个通缉犯可以正大光明的出任务,他只觉得Tony用的一定不是什么正当手段。 Bucky觉得自己越来越开朗,好像以往的阴霾都消散而去。 70年前他与Captain America并肩作战,70年后他与Ironman并肩作战。这才是他,来自布鲁克林勇敢的战士,不得不说冬兵时期的战斗技巧给了他不少帮助,但他更喜欢现在这种感觉。当然他还是戴着面罩,他不能冒着被认出来的风险。在Tony的身边他可以暂时不用去想那些痛苦又血腥的过去,他可以享受幸福的当下,享受帮助人的感觉。他拯救生命而非夺走生命,这样感觉很好,他现在有能力赎罪。

然而旧伤这种东西不是你放着不管就会消失的,一直以来没被处理只是被幸福感和陪伴在Tony身边的安全感压制住的恶梦在一次Tony必须熬夜等待实验结果时再次爆发。或许因为太久没有宣泄,这次的噩梦比以往更加严重。

“Bucky,我今天必须等结果出来,你知道我快成功了吗!我只要跑完这个副作用模拟就搞定了。”很早之前Tony就想出解决洗脑的方法了,但为了不让Bucky的脑因为这些方法受到任何损伤他花了好几倍的时间改善疗法,而今天的模拟是最终模拟,只要结果没有问题明天马上就能运作。 Bucky就再也不用担心自己的脑袋会背叛自己了。

没有Tony睡在身旁触发了Bucky压抑已久的罪恶感,今晚的噩梦更加猛烈与血腥,Bucky惊醒后仍然觉得呼吸困难。我,需要,Tony! Bucky跌跌撞撞的走向电梯,却在到达前被恐慌淹没。他现在的状况非常糟糕,脸色苍白直冒冷汗,哀号声充斥他的大脑,他几乎可以看见那些死去的人在他面前吼叫,就算他闭起双眼也仍然看的到那些仇恨的眼神。如同恐慌症发作,Bucky清醒着被淹没在梦境之中,醒不过来。

“Boss,紧急状况!Mr. Barnes似乎在经历恐慌症,他现在倒在电梯前方,呼吸与心跳都十分混乱,有昏迷的可能性。”Friday中断Tony的实验并在第一时间告知Tony这件事。

“My god! Friday,暂停模拟,通知医疗小组待命。”Tony用他最快的速度赶往Bucky所在的楼层。

Tony赶到时Bucky半瘫在地上,口中不知在喃喃自语些什么。他的脸色苍白、眼神涣散,看起来非常痛苦。

“Bucky, hey,你听的到我吗?”Tony试着把Bucky扶起来,但在接触到Bucky的瞬间却被Bucky用左手打飞了出去。

“Fuck,还好现在是日常模式,如果是战斗模式你这算谋杀了。”Tony吃痛地叫了出来,慢慢站起来抹了抹脸颊上的伤口,再次是著接近Bucky。

“Tony? God我做了什么?对不起…对不起…我没有想杀了他们,原谅我…我不能控制…对不起一切都是我的错……”严重的噩梦和打伤Tony的事实让Bucky陷入更严重的恐慌之中。

“Boss,医疗小组还在路上,Mr. Barnes的心律非常不稳定,他的心脏随时可能停止。”

“Shit, James看着我,我需要你看着我”

看Bucky没有反应只是不断念着”对不起”、”原谅我”之类的话,Tony觉得他必须做点什么不然Bucky很可能撑不到医疗小组赶到。 Tony双手托住Bucky的脸狠狠的吻了上去,他的舌长驱直入试图侵略Bucky口中的每一个地方。 Tony用着能够把人吻昏的技巧只为夺取Bucky一瞬间的注意力,只要一瞬间能让Bucky听见他的声音就够了。发觉Bucky渐渐静下来后Tony有点不舍地离开他的双唇。

“Hey,能听见我了吗?Bucky。”Tony维持捧着Bucky脸庞的姿势小心地发问。

“Tony...oh god,我伤到你了。”Bucky伸手抚上Tony脸颊上的伤口。

“没事的,我在这里,你没有伤到我,这只是个小擦伤而已。”

“对不起Tony,都是我的错,是我杀了Howard,是我害你必须面对那些痛苦的回忆,我不配在你身边,我不配让你这么用心对我。我不该奢求这个。”

“Hey, hey,冷静下来,冷静听我说好吗?”Tony单膝跪地双手环住Bucky,一只手放上对方的头上把他压向自己。

“你知道,我曾经被称作死亡商人吧。”Tony换了个姿势,靠着Bucky坐了下来。单手环住Bucky的肩膀。

“我肩上背负的生命绝对比你多太多了,哼哼,其实我们挺配的,我们都是杀人凶手,但人总是需要向前看不是吗?”

“Tony,那不一样,你不是扣下板机的人,我是。杀死那些人的是人,而不是枪。”Bucky把自己的头埋进双手之间。

“但你没有选择,天,你甚至没有意识。我可是自己选择继承军火工业的,况且,你也知道杀死他们的是人,而不是枪,被洗脑的你是一把枪,而扣下板机的是九头蛇。”

“道理我都懂,每个人都跟我这样说,他们说我不该为这些事负责,但那些记忆还是会回来猎杀我,那是我的错。我应该要反抗,我应该要阻止这一切,为什么…”

“为什么我不多做一点?你是要说这个吧?老实说吧,那些人告诉你的都是狗屁,他们没有经历过这些所以他们永远不会懂。”

Bucky有些惊讶与疑惑地望着Tony,他没想到Tony会颠覆所有人说过的话,但他倒是对其他人不懂他的感受这点挺赞同的。

“那不是你的责任什么的都是狗屁,那当然不是我们的责任,但我们造成了它,所以我们还是会被困在那里。重要的不是那是谁的责任,而是接受你做错了,做的不够好。认清自己真正错在哪里,然后向前看,去解决你作的不够的地方、去赎罪。”Tony从来都没有这么认真过,他觉得Bucky的状况大概比他严重,毕竟他没有扣板机的实感。知道有人因你而死跟亲手杀掉谁差很多。

“接受?”

“对,接受。现实就是你杀了人,而我的武器害死了人。不管这是不是我们愿意的终究已经发生了。但你别搞错自责的点了,我们犯的错是放任别人利用我们,或者说没有成功阻止别人利用我们,而不是伤亡本身。我们没有阻止别人扣下板机,而非我们扣下了版机。清楚了吗?”Tony轻轻地敲了一下Bucky的额头。

“所以抬头挺胸向前吧,拯救更多的生命,不管当成赎罪或补偿都好。然后有朝一日在那些死去的人面前告诉他们我曾经犯了错,但我修正了错误。告诉他们曾经害死他们的武器现在保护了更多人,告诉他们可以安息了。”这些话虽然是说给Bucky听的,但又更像Tony说给自己听的。

“你知道,如果真的算起来,你需要拯救的生命远不及我。军火、奥创,我可能要拯救世界两三次才够呢。”带着点自嘲的感觉,Tony苦笑了一下。

“Tony,我想我知道该怎么做了,不过那些恶梦还会缠着我一阵子是吧?”Bucky从没想过他们有如此相似,也从没想过自己会在Tony身上找到答案。

“他们到现在偶而还是缠着我呢!”Tony对着Bucky笑了笑,他知道Bucky听明白了,或需他会需要更多时间适应,但这是一个好的开始。

“只有一个地方我想纠正你,你拯救过或帮助过的生命早就超过你欠的了。只是你总是习惯放大自己的错误埋没自己的贡献罢了。你做的够多了,也做的够好了。”

Tony很意外怎么变成Bucky在安慰他的样子,他本想回点玩笑话给Bucky,却发现自己的眼泪像断了线的珍珠项链般失控的落下。

“你明白了就好…哈哈,奇怪…我怎么会哭了呢,大概是实验作太久眼睛太干了吧?哈哈哈…”你做的够多了,也做的够好了。天知道他等这句话等多久了。

“谢谢你把我从深渊中拉出来,我们都不应该独自面对这些,你愿意这样帮我,也让我陪着你、帮助你,好吗?”Bucky转身抱住Tony,轻声地在他耳边说道。

Tony远比他想像的更加脆弱,却也矛盾的更加坚强。

“好,一起(together)。”沉寂了良久,Tony小声地说出这句话

TBC...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这张彻底爆字数了...

但为了剧情连贯我不想切成两章,所以就这样了吧

我尽量想把这边写的很感人,希望有到位。

等糖的小伙伴们请期待下章~下章就会洒糖了~~

明天刚好520,真是个适合吃糖的好时机


如果覺得喜歡就給我點個讚或來發留言吧~~

看留言是我生活中一大樂趣呦~~

评论(19)
热度(85)

© 六角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