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命冬鐵,最近沉迷於鬍子兄弟與星鐵
本質上超級雜食(Hail Everything
就是個無節操黨,雷點還在尋找中...(大概根本沒有

【冬叉】叉骨能通过九头蛇的年终检定吗?(半PWP吧?)

記得先看警告嘿!!

→小心OOC(第一次寫這對,並且我是電影黨,角色很難抓得精確,然後我覺得肉有點崩掉了orz請大家不要見怪)

→警覺性偏低並且沒甚麼節操觀念的叉骨先生

→切黑吧唧(同時很容易被撩)

→大概是Rumlow還在神盾臥底時發生的事

→新手開車,不好吃請多包涵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SY打得開的小夥伴可以→戳此

身为优秀的”志在给世界带来秩序”组织九头蛇的一分子,Rumlow从没有像今天这般埋怨过组织。虽然Rumlow并没有多么崇拜红骷髅,但他现在无比怀念红骷髅健在的时光,天杀的至少红骷髅不会搞这种莫名其妙的年终检定。

拿着印上大大的”Fail”的单子,叉骨觉得很心塞。这件事要从两周前说起,Pierce不知是脑子抽风还是脑子抽风,决定今年年终奖金依照新制年终检定核发,C为及格底线、每个B奖金加一成、每个A加三成,但任何项目不及格则全数年终充公还要在年假期间补训。凭良心讲这是个激励士气的好方法,但谁来告诉他为什么特战队的检定项目中会包含”色诱”,而且还是针对男性色诱?

对,所有人都知道九头蛇最大的敌人是美国队长,但那个金发大胸的美国甜心很明显是直的!是直的啊! Pierce你不能因为历届九头蛇领导都暗恋美国队长这个谜之传统就直接认定对方也是弯的啊!就连黑寡妇都认定美国队长是直的一直介绍妹子给他了,你不能因为希望对方是弯的就把他当弯的然后期待特战队边卧底边色诱他啊!

为期两周的测验开始时Rumlow其实并没有很担心,反正各个项目两周内每天都有场次,成绩不满意可以重测。在他以全A通过各种战斗测验,并连最不拿手的间谍套话技巧都拿了个B后,他已经开始算这次年终拿到的钱够不够他年假去欧洲度假了。一开始他有点意外去神盾卧底的特战队员多测了一项色诱,不过以间谍来说色诱也不是太奇怪,反正他长了张开房脸,勾搭女性从来就不是问题。在Rumlow进入考场前他挺意外自己最看好的Rollins居然只拿了个C,看来考官很严格阿。 (Rollins表示队长你真是好傻好天真。)

然后结果就是现在Rumlow手上这张印着”Fail”的单子,还天杀的已经是第五张了。第一次考他彻底傻住了;第二次他没有傻住但不知道该做什么;第三次他问了几个过关的特战队员然后试着做了点什么但没有成功;第四次他问了Rollins然后试着做了点别的结果考官笑倒在地(Rumlow表示马的如果你不是考官老子绝对一枪崩了你);第五次考官不断用怜悯的眼神看着他直到考试结束。现在只剩明天是最后一场,Rumlow已在脑内杀死Pierce千千万万次了,他的年终他的年假他的欧洲之旅都要泡汤了阿——

心灰意冷的Rumlow决定到训练场随便揍几个人然后去喝一杯感叹自己逝去的年终与年假,然后他在那里遇见了刚换完机械臂正在以测试名义行殴打之实的Winter soldier。过程不重要,总之他最后被拱上去跟冬兵打了一场(理所当然地败了)。

“你在走神,为什么?”最终把Rumlow压制在地上后冬兵面无表情的开了口。

“马的,你又不需要担心Pierce那天杀的测验,你大概连色诱都不知道是什么。天杀的为毛老子要学会怎么色诱美国队长啊?如果明天是最后一场测验然后没过关就会年终充公外加年假报销你也会走神好吗?天杀的跟你讲有什么用,你根本没有年终跟年假的概念。”Rumlow也不顾压在他身上的是个人形兵器,自暴自弃的把这几天累计的哀怨宣泄而出。

“……我可以帮你。”冬兵花了一点时间处理Rumlow吼出的大量信息,然后很自然地给出了这个答案。

“你当然可……WTF你说什么!?”

Winter soldier没有回话,只是在众目睽睽之下一肩扛起一脸蒙逼得特战队长直奔自己房间。

“等下…你等下,winter……你有搞清楚你要帮我什么吗?这可不是什么战斗项目。”

“色诱,拿我做练习。”冬兵说完自顾自地坐上床等着Rumlow。

“呃…你认真?你保证不攻击我?”Rumlow怀疑Winter是不是被洗脑洗太多次所以跟着Pierce一起脑子抽风,但考虑到他原本是跟美国队长同年代又同乡的好基友,拿Winter作练习的确比自己想破头更有帮助。为了欧洲之旅老子拼了!!

“尽量”

“马的,尽量就尽量吧。”说完后Rumlow开始他那套别扭的调情。 (其实他对跟女性调情挺在行的,但五次的失败经验告诉他那套不管用)

五分钟后Winter不为所动并一脸生无可恋的对Rumlow说:”这样,完全不行。”后,便把Rumlow拉向自己,Rumlow被超级士兵这一拉整个人重心不稳的砸到冬兵身上。他用另一只手托住Rumlow的大腿硬是让他跨坐在自己身上。

“呃…Winter?”

“这样,更有用。”

机械臂搂住Rumlow,冬兵把男人圈在怀里,把脸埋在对方颈部。另一只手拉住Rumlow的手环上自己,Winter轻颤的在Rumlow锁骨处轻轻啃咬。

“现在,诱惑我。”用战斗时低沉的嗓音在Rumlow耳边呢喃,惹得Rumlow一阵颤抖。

“天杀的老子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做好吗!”若不是Rumlow被补考底线逼得狗急跳墙,他也不会想到去问一个武器这种事该怎么做。

吼完后Winter仍然没有动作,只是继续把头蹭在Rumlow的颈部。 Rumlow无奈地回想以前夜店里的女人都是怎么诱惑人的。他把双手环绕到Winter身后,把他的头压向自己。放低自己的重心让臀部若有似无的在Winter的腿上磨蹭,顺着动作刻意发出一些低沉的呻/防吞/吟。

Rumlow还在想下一步该做什么时,突然一阵天旋地转他就被压在床上,整个人被禁锢在冬兵的双臂之间。

“WTF?!”头重重的嗑在不算太软的床垫上让Rumlow不满地骂出声来。

Winter带着点情欲却仍旧冰冷的双眼盯着Rumlow,不得不说这样的Winter挺辣的。 Rumlow从来没有跟别人说过在战场上所向披靡、枪枪爆头、刀刀夺命的Winter Soldier真是性感得要命。

就在Rumlow沉浸在胡思乱想之中时,Winter直接吻上Rumlow的唇,打断他的所有思考。 Winter的吻感觉很好,而且出乎意料的熟练,或许是因为身为Bucky的吻技就跟身为超级战士的格斗技巧一样在次次洗脑终仍留在冬兵脑中。

“Winter……?你在干嘛?”被吻得有些断气,Rumlow稍稍推开Winter并问着。

“你过关了,我被引诱了。”

此處應有車


“我操,我的年终啊!”

就在叉骨开始感叹上帝给你关了一扇门居然还顺便夹一下你的脑子时,冬兵走了进来把一张纸丢在他身上。纸上写着他的名字、项目是色诱,最重要的是成绩栏打了个大大的A。

“我说过,你过关了。”

Rumlow有些讶异的看着Winter,脑内满满都是”所以冬兵是隐藏考官吗?我被潜规则了吗?”。

最终,叉骨拿到了大笔的年终和应得的年假,但他终究没有去成欧洲之旅,因为整个年假他都被别♂的♂事♂情困住了了。

END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后话:

1)

其实冬兵是没有办法开检定成绩单的,他只是左手一把COP357右手一把蝎式冲进考场踩着考官的胸口好声好气的”请”对方给叉骨一个A罢了。

2)

Rollins一直以为Rumlow至少会过关一次,有鉴于他们的队长是个有张开房脸的人型贺尔蒙发射器。后来他看了录像才知道Rumlow平常那些看似引诱人的作为肯定都是无心插柳柳成荫,他真的试着引诱人时反而别扭得很好笑。

真END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嗯...真的覺得寫肉寫得有些崩掉qwq

不過還是希望大家看得愉快

然後我決定開成系列了!!

預告一下→下一篇是盾叉

如果有特別想看的Play就在評論提出吧!!我會盡力達成的(但不保證...我是個文力有限的新手


如果覺得還不錯或有甚麼地方可以改進就給我來一發評論吧

看評論是我寫文章的一大樂趣與動力

评论(15)
热度(82)

© 六角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