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命冬鐵,最近沉迷於鬍子兄弟與星鐵
本質上超級雜食(Hail Everything
就是個無節操黨,雷點還在尋找中...(大概根本沒有

【冬叉冬】Your Bucky, my Winter. (上-叉骨篇)

警告:

最近刀子看多了腦洞都是刀

出去玩太久沒寫東西寫起來有點混亂(手癌復健中...

例行警告可能OOC

但這篇最後不會BE的相信我

冬兵與叉骨原本就是一對的設定

冬兵在叉骨篇看起來可能有點渣,這都是作者的鍋,冬兵篇會解釋清楚的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逃亡、生活、混乱、失控

洞察计画后Brock Rumlow在医院醒来后趁着神盾与九头蛇被重创时逃走,他昏睡了几个月,很多事情都不一样了。在安全屋遇见Winter完全是个意外,Runlow以为自己失去他了,从洞察计画前Winter的记忆就十分不稳定,一切都是起因于美国队长。

不顾自己可能被Winter掐死的危险,Rumlow丢下包包冲上去抱住Winter,他的Winter。也许James Barnes只记得Steve Rogers,但他的Winter不曾忘记过他。冬兵没有攻击叉骨,纵然对方脸上有着可怕的伤痕,他还是正确的叫出Rumlow的名字,就如叉骨所想的,冬兵不会忘记他。

他们开始逃亡,Rumlow继续他的雇佣兵生涯,他在那圈子还是挺吃得开的。他们躲过九头蛇的余党、躲过神盾的追击、甚至躲过美国队长的追踪。就像一对亡命鸳鸯,每几个月都会换一次安全屋,却比以往更有家的感觉。一起逛超市、分工家事、空闲日到游乐园约会,逃亡的生活比在九头蛇的时候更像一般人,除去Winter偶而记忆混乱的时候,一切都在好转。

Winter的记忆混乱很让人难受,他有时会伤到Rumlow,但经验丰富的管理员总是能顺利安抚哀号呻吟的冬兵。 Winter回忆起新东西时会伴随记忆的倒退,他曾经忘记在安全屋遇见Rumlow的事,而是回到疯狂的在废墟中挖掘寻找他的管理员那时,茫然地看着眼前的Rumlow,眼神空洞得就好像眼前这个人也只是自己那些无助的日子里出现的幻觉。但Rumlow总是能找到方法唤回冬兵,他们就这样在逃亡、生活与混乱的循环中相安无事。 Rumlow以为他们可以一直这样过下去,但这种生活止于那天Winter意外在电视里看见美国队长的身影。

“我记得他…Steve Rogers,不、不…我都干了什么,该死的九头蛇。”

“Winter? 天,又发生了对吗?看着我,看着我,没事的,我在这里,一切都会过去的。”

“不,你是谁?你们对我做了什么?”第一次,冬兵第一次没有认出叉骨。

“Hey, Winter. 我是Brock Rumlow,Winter拜托,想起来好吗?”

“我记得你…”还不等Rumlow欣喜这次危机又过去,Winter马上把他的希望打碎。

“你是九头蛇的人,该死,你是来捉我回去的。”

“Winter,我不会带你去任何你不想去的地方,冷静下来好吗?”叉骨伸手想抱住冬兵,却被他一手挥开。

“我不是你的Winter,我已经不做那些事了,离我远点你这个恶心的九头蛇。”

“Winter, please…别这样,我…”话来不及说完,叉骨的喉咙被冬兵的机械臂用力掐住压在墙上。

“不要那样叫我,我不是你们的武器,我是James Barnes,不是你的冬兵。”

该死,Rumlow心想,该死。他必须先逃走,他打不过一个失控的冬兵,他可不希望小浑蛋回复记忆后抱着他的尸体痛哭。从暗袋拿出对付机械臂的电脉冲装置,快速贴上冬兵的机械臂后,趁着机械臂失效叉骨一脚踢开冬兵从窗户翻身逃走。

冬兵的位置一直在转移,但叉骨总有办法找到他,他对冬兵的行为模式了如指掌。 Rumlow不断尝试唤回他的Winter,然后在出现、打斗、嘶吼、险些被杀、狼狈逃走中无数次的循环。

“该死的,每次遇到美国队长就没好事。”又一次被掐在地上时叉骨哀怨的吼道。

在持续一个月的混乱与尝试后,Rumlow几乎要放弃了。他不知道自己还能怎么做,如果…如果他的Winter真的消失了呢? James这个月表现出来的许多行动跟Winter越来越不同,Rumlow感到恐惧,他觉得Winter正在一点点的消失。

“你还真是不懂得放弃,对九头蛇忠诚到愿意牺牲性命的地步吗?”Bucky其实很疑惑,九头蛇怎么就派一个人来抓他?

“呵…我这是愿意为你牺牲性命阿我可爱的小浑蛋。”就算被掐着,Rumlow仍用沙哑的声音回应着Bukcy。

“我不是他,我是…”

“好好好,你不是我的Winter,你是美国队长的Bucky,但你至少想起我好吗?”用着几乎恳求的语气,Rumlow真的累了。他甚至不能确定他所爱着的冬兵会不会只是Bucky在九头蛇的虐待下产生出来的双重人格,他的Winter会不会在Bucky回来后消失无踪。

“我杀了他,Winter Soldier不会再出现了。你们什么都得不到的。”

“你…什么?!”

“我说,冬兵不会再出现了,他消失了,你们别想…噢”

Rumlow不知道哪来的力气,一把掀翻Bucky,把他压制在地上。

“不,他不会消失,Winter不会忘了我。你不是他,你也杀不死他。”Rumlow不愿相信Bucky说的事,他带着恨意与绝望的看着Bucky,试图在对方身上找到Winter的踪迹。

“哈,难道你爱他?你爱那个洗脑与杀戮产生的怪物?”Bucky终于知道叉骨身上的违和感来自与哪里,叉骨对冬兵的坚持感觉更私人更…有感情。

“他消失了,你也该消失了,我会消灭九头蛇的一切,这是我的责任。”

再次压制住叉骨,Bucky举起左臂打算取他性命。叉骨膝盖往上一卡,破坏Bucky的平衡,再次从窗户逃走。这次的情况远远不到需要逃走保命的危险程度,但Rumlow还是逃了,他需要离开那个空间与那个…人。他找不到他的Winter了,一个月的追击让他失去了信心,Bucky讲的那么绝对,如果Winter真的已经被Bucky消灭了,那他到底该怎么做?

他逃了,Rumlow不想面对失去Winter的可能性,他把自己埋首雇佣兵的任务。新的任务是偷取某实验室内的病毒,出发前他们被提醒有机会遇到复仇者的阻碍,不知为何叉骨在最后一刻给自己的装备加上了一件炸药背心。

任务失败,Rumlow跪在美国队长前面,他脱下了面罩,无法控制的嘶吼。

“他记得你,你的伙伴、你的兄弟、你的Bucky。”你的Bucky杀了我的Winter。

他对美国队长说这是报复他在自己身上砸了一栋大楼,但叉骨自己清楚这不过是在报复James Barnes。报复他杀了自己唯一在乎的人,Rumlow也要杀了James唯一记得的人。

反正他死活是逃不走了,不是死在这里就是死在监狱,那至少要带美国队长上路。在引爆炸药前,叉骨想到了他的Winter。 ”不知道在地狱能不能预见Winter呢…我为你报仇了喔!”火光包裹住自己前,Rumlow露出了一个期待的微笑。


叉骨篇END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哈哈哈我復出了有想我嗎(你夠

好久沒寫東西...寫得亂亂的,下一篇是冬兵篇(大概還是刀)

但相信我不會be的

评论(7)
热度(37)

© 六角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