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命冬鐵,最近沉迷於鬍子兄弟與星鐵
本質上超級雜食(Hail Everything
就是個無節操黨,雷點還在尋找中...(大概根本沒有

【冬叉冬】Your Bucky, my Winter.(下)

警告:

我把HE吐出來了

我感覺自己不寫刀就會有點逗比風跑出來...所以如果畫風有點突變請多多見諒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被绯红女巫的魔法包覆时Rumlow以为他的生命会在这里终结,为小混蛋报仇的行动并没有成功,之后美国队长大概会找到他的Bucky然后幸福快乐的生活下去。

高度浓缩的爆炸能量与失控的浑沌魔法回应了距离最近的Rumlow无意识的愿望,却也产生了偏差。 Rumlow死前最后的最强烈的意念其实是”希望自己能回到和Winter在一起的时候”,但浑沌魔法却偏差成”把Brock Rumlow(的肉体)倒回和Winter(第一次碰到)一起的时候”。

扭曲的现实造成了短暂的异次元空间,Rumlow并没有真正受到爆炸的冲击,但变回青少年的身体却还是在摔进大楼后受了点伤。 Rumlow被当成一般民众被送进医院,Bucky的地毯式搜索没有找到他仅只是因为他的身形改变了不少而被忽略了。 Bucky未曾想过他需要把搜索目标的身高减少近十公分、年纪减少十几岁,也没想过Rumlow脸上那些狰狞的疤痕会一并消失无踪。

离开医院后Rumlow得知了大多后来发生的事,他想办法找到了冬兵现在的位置,纵然对方大概不再是他的Winter了,Rumlow还是想再去试一次。也许引爆炸药想跟美国队长同归于尽真的有点冲动了,如果小浑蛋又跑出来了说不定会伤心死呢。

带着伪造的护照入境瓦甘达,Rumlow几乎没有伪装自己,他不认为有谁会猜测一个十六岁的小鬼头就是昔日九头蛇鼎鼎大名的交叉骨。

顺利借着观光团溜进冬兵所在的大楼,根据自己先前的情资找到冬兵的冷冻舱。 Rumlow驻足在Bucky的冷冻舱前,看着再次被冰冻的冬兵,按下了解冻的按钮。 Rumlow知道这会招来警卫,但他已经事先规划好撤退路线,他只是想再一次摸摸Winter的脸庞,在一次亲吻那双美丽的唇。在警卫赶到前他有至少两分钟时间可以动作,解冻花了快30秒,Rumlow看着尚未苏醒的冬兵,捧起对方的脸庞吻了下去,说出了每一次冬兵解冻他都会对他说的话。

”Hey, Winter, 你还记得我吗?我是Brock Rumlow,你的管理员。”

Rumlow知道自己大概得不到回应或什至会被醒过来的Bucky一拳奏飞(谢天谢地Bucky的机械臂被卸掉了,至少这样被揍的伤不会影响到Rumlow的逃亡),Bucky睁眼的瞬间Rumlow本能的想向后退,他知道自己该走了。但Bukcy却拉住Rumlow把他搂进怀里。

“Rumlow,你果然出现了,我知道每次解冻你一定会出现。我都想起来了,我是你的Winter而你是我的管理员。不要再离开了,你是鬼魂也好、我的幻觉也罢,我不会再放开你了,再也不会。”

Rumlow暗自叹了口气,算了,不逃了,反正留下来看看警卫与美国队长赶到时一脸蒙逼的表情也不错。

毕竟,他已经找回了他的Winter。


Steve接到通知赶来时一进门就看见这诡异的一幕。警卫警戒的对着Bucky,而Bukcy警戒的护着他身后的…少年?少年在Bucky身后摆开的架式看起来有点眼熟,Steve对那少年的身分是有种不祥的预感。 Bucky的状态看起来有些不对劲,难道那个少年是九头蛇的残党,被派来回收冬日战士的吗?

“Bucky,你记得我吗?”Steve不确定Bukcy现在的行为是出自他的意志还是已经被控制了,毕竟上回他也见识过泽莫能如何控制Bucky。

“Steve我没有被控制,不用担心。请不要伤害他,他是我的…我的……”Bucky还在想要如何跟Steve解释Rumlow的身分,有鉴于Rumlow之前试图炸死美国队长,Bucky不是很确定该怎么跟Steve说这件事。

“啧,你总是让我做出冲动的错误决定啊…”

Rumlow觉得自己总是对Winter的事情过于冲动,不论是想炸美国队长或是放弃逃跑。如果他按照原定计画逃跑之后还可以换个身分再回来找冬兵,但现在他们这样僵持只会让事情变得极为麻烦。看样子美国队长似乎还没认出我,干脆用假身分继续假装好了。 Rumlow心中想好一套说词,还没说出口就发现这行不通,因为冬兵抢在他之前先开口了。

“Steve,他是我的爱人,我爱着Rumlow,我不想让他再受到任何伤害了。”

Shit, Shiiiiiiiiiiiiiiiiiiit !!!!小浑蛋你这是坑死我了,你一定要这种时候告白吗?我承认你的告白让我很开心,但也不用叫出我本名啊!!你叫我Rum也好啊…这下好了,美国队长一定搞清楚状况了。 Rumlow目瞪口呆的瞪着冬兵,最后无奈地叹了口气拉过Winter的头吻了下去。这可能真的是最后一个吻了,Rumlow认命地想上前让他们逮捕他。 Bucky阻止了他的行动,Bucky总觉得Rumlow最后那个吻的感觉不太对,他总觉得这次再不抓好他就会永远失去他的Rum。

“天…你叫他Rumlow…不会吧…”Steve终于搞清楚这个少年身上散发出的相似感是从何而来。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但Steve,他已经不会做坏事了,Rum在那些事与我之间做出了选择,在遇到你之前都是他在照顾我、保护我。我不会让任何人把他从我身边带走,谁都不能。”Bucky再次把Rumlow护到了自己身后。

“Bucky,我不会带他去任何地方,我只是想跟他说我对他父亲的事感到很抱歉。”

“什么?!”Rumlow对于这句没头没尾的话吓了一跳,他这才想起自己现在看起来只有十几岁,一般人根本不可能一眼认出他是”Brock Rumlow”,就算感觉很像也只会猜测他与”Brock Rumlow”存在亲戚关系。就好比眼前眼中带着愧疚的美国队长,大概以为他是”Brock Rumlow”的儿子。

“呃…不用这样…那严格来说不算是你的错…”

那的确不能算美国队长的错,Rumlow觉得自己得付三成责任,毕竟按下引爆纽的是他自己(另外七成算Bucky的,他会跑去炸人从头到尾就是这小浑蛋害的) 。

“我做的…我是指我父亲做的事都是他自己的决定,他对于自己信奉的事情是不会感到后悔的。”Brock Rumlow从来都是这样的人,只是他从信奉九头蛇变成信奉他的Winter罢了。

“我想我们或许能找到方法让你留下来,Bucky肯定也会希望你留在他身边的。但我需要你保证无论你过去做了什么坏事,你必须好好补偿并再也不会去做。 ”

Steve为这个孩子感到些许不舍,他以为这孩子因为缺乏正常的家庭而成为不良少年或涉及犯罪。

Rumlow轻轻握住了Bucky的手,微笑地望着他。

“如果你想要我留下来,我就哪里也不会去。”

“留下来,我说过不要再离开了,我不会再放开你了,再也不会。”Bucky把Rumlow的手向自己身后一拉,重心不稳的Rumlow整个跌向Bucky。像是看懂Bucky的意图,Rumlow另一只手按着Bucky的头狠狠吻了上去。和上一个吻不一样,这个吻不再带有一丝遗憾,不再带有一丝隐忍,不再带有一丝道别的苦涩,他们只是全心全意感受彼此的存在。

新的环境、新的身分、新的生活,在两次的交错后,他们终于被彼此紧紧抓住。


END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因該沒有很強行HE的感覺吧...

這篇一開始就是想到這個結尾才寫的,因為某天上網看了緋紅女巫的能力科普,發現混沌魔法真是個好東西owo


评论(5)
热度(31)

© 六角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