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命冬鐵,最近沉迷於鬍子兄弟與星鐵
本質上超級雜食(Hail Everything
就是個無節操黨,雷點還在尋找中...(大概根本沒有

【冬铁】嘴贱是会遭报应的(包子生贺,逗比甜饼一发完)

祝包子生日快樂!!

又名:

就算我不是单身狗也不代表我愿意这样被闪

关怀鹰眼从递墨镜开始

如何花样虐狗

警告!!

通篇鷹眼視角,大概會有點OOC(BTW這個鷹眼應該比較像AA鷹眼)

不過畢竟這就是篇逗比,邏輯啦OOC啦就不要太在意啦好不好(看著我真誠的眼神(o゚ω゚o)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大家好,我叫Clint, AKA Hawkeye. 你们应该都认识我吧?如果你真的孤陋寡闻到不知道我是谁,可以去补一下纽约大战或奥创危机的新闻,我就是那个酷炫狂霸吊炸天可以不用瞄准就命中敌人的神射手。今天我要来说一下我对内战以及内战后一些现象的想法。

其实内战跟我没啥关系,毕竟我已经退休了嘛。有人就挺疑惑我怎么就来淌这滩混水还把自己弄进监狱了,开玩笑,朋友有难拔刀相助不是常识吗?再加上Wanda怎么说也算我招进来的,铁罐居然禁足她?我那时想都没想就认定肯定是Tony又在作死,毕竟这小子有太多作死的前科了。

后来被关的时候我说了些糟糕的话,大家先不要急着骂我,我之后有好好跟Tony道歉了,我不但遭报应了还赔上了半年份的小甜饼呢。其实我当初说那些话真的是误会了铁罐,我就是想说好好的朋友吵架你居然眼睁睁看着我们被关进反派住的监狱,这太不够朋友了。后来队长来劫狱我才真的意识到我错怪铁罐了,他真的对这事无能为力,不然怎会放任Cap犯法劫狱呢?

再后来我就得到我前面说的报应了,悲惨的是我不知道这份报应到底有没有终结的一天。这事要从大伙躲到瓦干达说起,就在我们都以为我们得躲到下次地球需要我们的保护时,Tony Stark大摇大摆的入境瓦干达了。不是以钢铁侠的身分,而是以天才、百万富翁、花花公子、慈善家Tony Stark的身分来”度假”的。我对于他怎么知道我们在哪里一点疑问都没有,如果我们想躲过这个分分钟骇进神盾局的家伙,大概得跑到某个完全没有摄像头的蛮荒小镇吧。 Tony说他是来帮Bucky修机械臂跟清理脑袋的,大伙(尤其是队长)都惊讶了。虽然我们不清楚西伯利亚发生了啥事,但大家至少知道Bucky被控制的时候杀了Tony的父母。 Bucky解冻后醒来时他和Cap都十分紧张,但Tony只是淡淡地说了句”大兵,你紧张也没用,如果我真的想杀了你你是躲不掉的。现在让我来看看被我弄坏的可怜小姑娘吧。”

忽略这些小小的紧张,事情其实进展的挺顺利的,Tony本来就跟Sam没什么芥蒂、后来他也跟Wanda说开了、他还是不记得蚁人是谁似乎也没有想去记、我用半年份的小甜饼跟厚脸皮耍赖式的道歉让铁罐原谅我了。虽然Tony帮Bucky检查或经过Cap身边时总是沉默的,但朋友嘛吵归吵总有一天会和解的。

但是在Tony跟Cap和解前这件事就开始往一个诡异的方向走去,现在回想起来当时看到Tony对Bucky的道谢回以微笑而感到欣慰的我真是图样图森破。随着维修和检查的进行,Tony与Bucky一起耗在实验室的时间越来越多,他们甚至开始同进同出。吃饭、团体活动、每个礼拜的小会议他们都会一起出现然后一起离开,刚开始我还嘲笑他们是少女吗,上个厕所都要两两一起。那时候铁罐只叫我闭上我的鸟嘴,而Bucky却给了我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

直到那天我的日常通风管冒险不小心转错弯跑进实验室而看到Tony坐在Bucky腿上为他挑整机械臂,我才明白Bucky那个意味深长的眼神代表什么。天杀的Bucky的手还环在Tony腰上,下巴枕着Tony的肩膀整个人都黏在Tony身上!震惊之中我立马溜回自己的房间,谁来告诉我这两个家伙什么时候搞在一起了?从”我不在乎,他杀了我妈。”变成”我不在乎他杀了我妈。”的中间一定有什么东西被我漏掉了,这难道是某种无限宝石的邪恶力量吗?于是我秉持着守护队友的优秀精神开始了漫长的观察与……漫长的被闪瞎狗眼。

伟大的鹰眼侠的队友观察日记Day1

Bucky再次跟Tony一起出现在餐厅,我怀疑上次误闯实验室是不是被他们发现了,因为他们似乎故意在我面前亲亲腻腻。天啊,刚刚Bucky是抹掉Tony沾在唇边的酱汁然后吃掉了吗? ? ! !

伟大的鹰眼侠的队友观察日记Day2

我真的非常怀疑他们知道我知道了……啧啧,就不见他们在其他人面前那么要好。话说Cap知道这件事吗? Barnes应该有跟他说吧?不知道这会不会对Steve造成重大打击。等等等等等……Barnes你手放哪里? !不要以为在餐桌底下我就不知道你在捏Tony的大腿。铁罐你那不符合人设的娇羞笑容是怎样,不不不对不起我错了,一脸爽样并没有比较好。

伟大的鹰眼侠的队友观察日记Day4

昨天那两个家伙完全没有出现在公共区域,我又对爬通风管去偷看感到有些恐惧所以没有记录到。今天他们倒是把昨天没有闪到我的部分补回来了。今天我们在做日常训练时Bucky顺便适应新的机械臂,我不想承认我(而且可能只有我)看见Tony一脸骄傲的吹嘘自己做的机械臂有多好用时Bucky居然抱住Tony并揉了他的头。现在我几乎可以确定他们再针对我了,因为除了我之外的人不是还在训练就是刚好不再,只有我被闪到而已。

伟大的被闪瞎的鹰眼侠的队友狗男男观察日记Day5

Fuck! Fuuuuuuck!!!我非常需要我的墨镜,现在!马上!需要!今天经过走道要去餐厅时,这两个家伙居然在转角拥吻! ! !要知道我当下可是边尖叫着”Get a room.” 边转身就跑,就算我不是单身狗也不代表我愿意被这样放闪啊! ! ! ! !如果是一般的接吻我不会这么崩溃,但那画面是Bucky的衣服整个被撩起、Tony的衬衫也只是松垮的挂在他的手臂上,我很确定地上那条是铁罐的皮带。再加上Bucky一手架着Tony的右腿,我丝毫不怀疑无果我没有出现他们会在这里直接搞起来。

我跑掉时隐约觉得听见铁罐那种计谋得逞的笑声与一句”天,我爱死这个了”。时至今日我仍不知(也不想知道)那句话是指我被闪瞎还是想再闪瞎我一次。

日记只到第五天,因为我隔天终于受不了去问了队上的其他人。队长似乎误以为他们只是想整我,还很高兴的说Bucky和Tony相处得不错;Wanda说如果我想确认她可以去脑一下这两人看看状况,但我完全不想冒险让这个小姑娘看见铁罐那些糟糕的性幻想;Sam给了我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后我有点不敢问下去;而Scott……Scott的回应让我觉得阻止Wanda去脑他们真是我这辈子做过最正确的决定了。

“相信我,你不是最惨的。要知道我可是得长时间待在实验室帮Stark研究Barnes的脑子,你不会想知道那是一种怎样的煎熬。我都快觉得这是一种报应了,你看,我们被关的时候就你跟我讽刺过Stark。真是的,他们都不考虑一下跟家人相隔两地的人吗?这样无的放闪真是让人难过得要死。”

我由不得频频点头赞同,Scott也想念他的家人了。铁罐完全不知收敛的放闪行为已经严重影响到大家了,我应该进到好队友的责任去提点他。于是再隔天吃午饭的时候我趁着大家都在的时候问了铁罐,为什么要选大家都在的时候呢?因为如果铁罐恼羞成怒到没关系(反正他没戴盔甲来),但若Barnes恼羞成怒我可打不过他,趁队长在比较安全。

“铁罐,你这最近的行为模式让很多人很不舒服,我很希望你能收敛一些。”两个人应该就可以称为”多”了吧。

“行为模式?你是指那些行为模式?”很好,这很Tony Stark,居然给我装傻。

“就是…你跟Barnes的那些…Shit, 你知道我在说什么。”

“喔,肥鸟,你是指这个吗?”

铁罐说着居然把Barnes的脑袋压向自己狠狠的亲了上去。无视了大家目瞪口呆的表情与Bucky暗爽的嘴角上扬,Tony又开口了。

“还是这个?”

Tony拉过Bucky的机械臂让他从背后环抱住自己,然后侧头轻轻的吻了一下Bucky的嘴角。维持着这个姿势赏了我一个”你得说清楚不然我太笨不知道你指的是那个”的欠打表情。

我错了,居然怕Tony Stark恼羞成怒我真是好傻好天真,他可是有能力让议员在听证会上飙脏话的钢铁侠。 Sam似乎早就知道所以只是一脸叹息的扶额;Scott尖叫着”我受够了”跑了出去;Wanda干巴巴的说了句”恭喜”,不,孩子你不应该恭喜他们,花式虐狗一点也不可取。噢,还有队长,队长似乎因为信息量过大CPU转不过来所以死机了。

把事情讲开是我到瓦干达以来犯过最大的错,自从明白所有人都知道了之后,他们的花样虐狗再也不会遮遮掩掩,变成正大光明的放闪。从此之后我每天生活在思念家人与被闪瞎狗眼的煎熬中,真希望铁罐看在他闪我这么久的份上赶快解决那该死的法案让我回家啊qwq

END

彩蛋:

我很好奇Sam为什么全程淡定,所以我去问了他。他告诉我他早就知道了,毕竟那两人刚开始想追对方时都跑来找他咨询了很久。我的内心毫无波动甚至有点想哭,Sam你太不够朋友了我当初问你你居然不先警告我。

Sam:我本来想说的阿…谁知道我才给个眼神你就阻止我继续说下去了。

真END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包子的生日我總算是趕上了>w<

希望大家看的開心

也不要忘記順便關愛偉大的鷹眼俠www

如果覺得有趣就給我來發評論吧

看評論真的超級有趣的

评论(11)
热度(81)

© 六角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