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命冬鐵,最近沉迷於鬍子兄弟與星鐵
本質上超級雜食(Hail Everything
就是個無節操黨,雷點還在尋找中...(大概根本沒有

【冬铁】我的胸口刻着你的名(二)

#私設成山的靈魂伴侶梗

#高虐預警!!!!我不敢說算多虐...但反正我是寫到哭了_(:з」∠) _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他们飞了很久才到达西伯利亚,Bucky甚至一度怀疑Steve迷路了。把昆式战机降落在基地旁,Bucky和Steve走进那个基地。他们都十分紧张,他们即将面对的是五个疯狂的超级士兵。当身后的门传出强行开启的声响时,这两个超级士兵都迅速做好了战斗准备。出乎意料的出现在他们眼前的不是泽莫也不是其他超级士兵,而是钢铁侠那金红的身影。

Bucky和Steve都完全没预料到这个,Tony告诉他们他是背着政府以朋友的身分来帮忙的。 Bucky举着枪的手却一直没有放下,直到Steve示意他放向枪他才回过神来。他刚刚经历了短暂的死机,他可还没想好有怎么跟Tony道歉,甚至连该怎么面对Tony都不太确定。不过看来Tony对他没有太大的意见,他甚至都能对Bucky说俏皮话了。

也许合作抗敌是个不错的开场?

Bucky有些乐观地想着。等他们打完这一仗,他要先就开枪那件事道个歉,然后也许等跟Stark熟一点后再好好的为自己曾经的罪过道歉。噢,当然,还要跟他的灵魂伴侣相认。

然而这个世界总会在你最不希望出乱子时给你一颗震撼弹,Bucky想好的一切却都在泽莫出现后乱了套。原本他们担心的五个冬日战士早就被杀死了,出现在他们面前的反而是泽莫与一段影片。

《1991年12月16日,一条小路上的监视录影。 》

Bucky感受到自己胸口有股躁动,钢铁侠几乎瞬间就认出了那条路,Bucky不知道那股躁动是来自他的不安还是来自他的胸口的名字。这一刻Bucky终于搞清楚泽莫当时向他问那天的任务报告到底想做什么,但一切都晚了。他无法阻止Stark看那个录像,也无法阻止那些真相伤害他的灵魂伴侣。

不应该是这样,他不应该这样知道那件事。

胸口的躁动渐渐转变为钝痛,然后随着画面中冬兵打在Howard Stark身上的每一拳,那些钝痛转变成刺痛一下一下的割裂着Bucky的心。他的灵魂伴侣正在以最残忍的方式被他伤害着。

我感觉得到胸口灼热的刺痛着,我知道,那是你的名字、你的灵魂在悲鸣,我都能感觉得到。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我不能奢求你的原谅但请你别用那种眼神看我。

画面中的冬兵杀死了Howard Stark后,单手掐死了Maria Stark。那个瞬间Bucky感受到胸口那行字烧灼了起来,如果连他都能感受到撕心裂肺的痛,他没办法想像Tony现在到底在经历怎样的悲伤、愤怒与痛苦。

想要解释什么、想要道歉、想要吼出”对不起”这三个字,但看着你那样泛着泪光、带着绝望的双眸我就像个哑巴什么话也说不出。

所有的声音被胸口的窒息感压抑在咽喉无法冲出,Bucky从来没有感到这么无力过。

事实上Tony应该要感受的到胸口来自Bucky灵魂的痛苦,但那全部都被他看见父母死亡的真相的震惊、伤痛、愤怒给掩盖过去。他立刻转向Bucky,但Steve拉住了他。

“你知道吗?”他多么希望Steve不知道,这样至少他能给自己一个稍微冷静的理由。

“我不知道是他。” Steve试着安抚Tony,他不希望Tony在这里失去理智。 Bucky不是他的仇人,九头蛇才是。

“别唬我,你知道吗?”此时的Tony多么希望他没有那么了解Steve,这样他就看不出Steve在说谎。事与愿违,他看得出来Steve只是在安抚他。这没有用,他已经受够了谎言与欺瞒,他需要真相。

“知道。”

Tony推开了Steve,他用眼神诉说着”为什么?”。

为什么不告诉我?

为什么你有权力这样隐瞒我?

那是我的母亲、我的父亲、我一生的伤痛。

为什么你剥夺我知道真相的权利?

为什么我必须承受这些?

下一秒,Tony攻击了Steve,然后他放弃了冷静。这一刻Tony需要的只是为父母报仇与发泄满身的愤怒与伤痛,他不在乎后果会是什么,因为那些事对他来说都不再有意义了。

Bucky试着在Tony质问Steve的时候强迫自己压抑住胸口的疼痛,但没等他张口钢铁侠就已经冲过来掐住他的咽喉把他压倒在地。

住手!

Bucky试图阻挡Tony的攻击,他不能让Tony杀了他。

停下!

他不能让Tony成为杀人凶手。

你要我怎么赎罪都行,求你住手!

他知道灵魂伴侣的死会带给另一半怎样的伤害,更别提如果是亲手杀的,Tony现在的精神状况不可能可以承受那个。

求求你住手,这样下去你会伤害到自己的。

Steve也试着阻止Tony,他们都清楚Tony已经失去了理智,钢铁侠甚至想在狭窄的室内发射导弹。

“快走”

Steve拖住Tony的脚式着破坏他的飞行器,但钢铁侠用仅剩的动力源让自己慢慢飞向Bucky。 Bucky只差那么一点就能跑出这个基地,Tony却用导弹硬是封住了Bucky唯一的去路。他终究抓住了他,勒着他的颈子哀痛的呢喃着。

“Do you even remember them?” Tony的声音充满的憎恨、悲伤、颤抖与痛苦。

“I remember them all.”

我记得他们每个人,我记得每次被控制时的任务细节。我什至能记得杀死自己好友的每个画面,所有的事都会在夜晚回到梦中猎杀我。

我也记得第一次碰触你时胸口那股满溢而出的充实感与手腕上的温暖,你徒手接子弹的震惊表情和拆掉我的枪时那计谋得逞的坏笑。天,那笑容真是太迷人了。那些或许是我能够拥有的,属于我与我的灵魂伴侣唯一的回忆了。

TBC...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ummm...如果被我虐到了我在此說聲抱歉,不過這大概是隊三後靈魂伴侶一定會經過的部分吧qwq

希望沒有寫崩掉,因為是就我的觀點去思考他們可能的想法...所以好擔心OOC阿...

下一章...大概還是虐的喔...

嘛~反正劇情在隊3結束前都不會太歡樂qwq

不過還是希望大家喜歡這個故事><

评论(5)
热度(32)

© 六角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