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命冬鐵,最近沉迷於鬍子兄弟與星鐵
本質上超級雜食(Hail Everything
就是個無節操黨,雷點還在尋找中...(大概根本沒有

【冬铁】我的胸口刻着你的名(四)

#私設成山的靈魂伴侶梗

#前半有點虐虐的,後半有點亂亂的

#偏向過度章,略顯雜亂請見諒qq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Bucky并不想这样离开,但他却也不敢留下。 Steve拉起了他,他们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Bucky没敢回头看钢铁侠一眼,他能从胸口的闷痛知道Stark现在大概的情绪。一股酸涩感涌上心头,他知道自己若回头看见Tony的表情他也许真的会忍不住冲上去抱住他了灵魂伴侣,然后被对方回以一个恶心反胃的表情。他不能承受这个,纵然他认为Tony不会希望自己的灵魂伴侣是他,他仍希望能在Tony真正说出口拒绝他以前继续自欺欺人。

Steve与Bucky在T'Challa的帮助下暂时躲去瓦干达,Bucky对Steve提出了在处理好他的脑袋前先把自己冰封起来的想法。他告诉Steve也告诉自己在他能相信自己的大脑前这是最好的做法。

躺在冷冻舱内,Bucky意外地不如以往对冰冻感到不舒服,他惊讶地发现他居然因为能沉沉睡去而感到轻松。冷冻舱开始降温,那让Bucky又想起那天西伯利亚的寒冷,想起他丢下了他的灵魂伴侣。

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我们不应该就这样丢下他。

但我逃了,被攻击的伤势不是让我逃走的主要原因,更多的疼痛与恐惧来自我胸口的那个名字。

我的灵魂伴侣恨我

他恨我

我没有办法继续承受这个,所以我逃了,逃到瓦干达,躲进冷冻舱,躲到深深的沉睡中。

我宁愿与冰冷的机械和血腥的恶梦为伍,也再也无法承受胸口来自他灵魂深处那私心裂肺的苦涩。

Anthony Edward Stark,我的灵魂伴侣。

对我而言,没有人能比得上你。

但你不在我身边,不再这里,也许在梦里我才能有机会遇见你。

如果是这样,我真不想醒过来。

冷冻舱迅速降温,Bucky开始沉沉睡去。在他完全失去意识前,Bucky胸口的名字微弱的闪了一阵蓝光。事实上这几天Bucky都没有仔细看过他胸口的名字,一部分是他尽量不让名字被其他人瞧见所以总是遮着,另一部分是他有些害怕那行字会变淡甚至消失。灵魂伴侣消失的情况十分罕见,若身为伴侣的任何一人再也无法接受对方,这层缘分与胸口的字就可能渐渐变淡、残缺、最终消失。因为Bucky没有太去注意自己的胸口,所以他忽略了胸口部分缺失的字与变淡的部分都被和钢铁侠反应堆一样色泽的蓝所补上。

降温、闭眼、沉睡;升温、苏醒、有点不想起床,不知道自己到底睡了多久,但既然Bucky被唤醒了,那只有可能是找到清除洗脑的方法或政府的人找来瓦甘达了。 Bucky在睁眼前希望别是后者,睁眼后却一脸蒙逼。他发现自己已经被解冻还被移到不知道那里的草地上,Bucky瞬间警觉起来,快速的环视周遭却发现自己并没有被敌人围绕。 Bucky完全没概念发生了什么,他以为他会看到特种部队拿枪对着他,但现在他眼前却只有任何一个平凡假日中央公园会有的悠闲景象。

中央公园?

Fuck,中央公园? !我为什么会跑到纽约?

没等Bucky收起他的惊讶,不远处就传来了一阵音爆与人们的尖叫。一个被暗红色物质环绕的男人看起来很痛苦地跪在音爆痕迹的中心,没过几秒他身上的暗红色物质再次散射把周围的人直接震飞,有几个太靠近中心的人甚至直接被消灭了。

Bucky虽然搞不清处现在的状况却决定先处理眼前的危机,没有顾虑自己现在是通缉犯的身分直接冲向骚乱的中心试着帮助受伤而无发远离威胁的一般民众。一个小女孩跌坐在离爆炸中心的男人不远的地方,她整只脚受伤严重而无法移动半步。暗红色物质的影响范围越来越大,Bucky立刻冲上去抱起女孩往反方向冲刺,还来不及远离中心下一波攻击却再次展开。影响范围扩大的暗红震波把两人都震飞到空中,在快撞上一旁的石像前Bucky把女孩护在怀中试着以自己的肉身做为缓冲保护这个孩子。出乎意料预想中的冲击并没有发生,一个金红色的身影接住了他们。

TBC...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這兩周三次元忙忙der,這次更新好短,下次可能要一周後才能更。

如果看了覺得不錯就賞我一發留言吧>w<

我很愛看大家的留言

评论(8)
热度(33)

© 六角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