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命冬鐵,最近沉迷於鬍子兄弟與星鐵
本質上超級雜食(Hail Everything
就是個無節操黨,雷點還在尋找中...(大概根本沒有

【冬铁】我的胸口刻着你的名(五)

#拖了好久對不起(土下座

  ↑並且更得很短(再次土下座

#還沒開始甜但應該快了

#過度章略混亂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Wow, 真是英勇的举动,别担心,你们安全了。”

Bucky在钢铁侠把他们放到远方的地面后仍然愣了一阵,Tony Stark救了他?他难道已经不恨他了?还是说这只是超级英雄的习惯?

“Hey,别发楞,快去避难吧,虽然钢铁侠不是天天能见到但现在可不是贯彻迷弟精神的好时机。”

看着Tony起身要飞向震波中心,Bucky伸出手拉住了他。他不明白Tony为什么没叫他帮忙。

“等等,我可以帮忙。带我过去。”

“你是认真的吗?那对一般市民来说太危险了。”

Tony收起头盔回应眼前的男子。 Bucky原本以为Tony不讨厌他了才说出那样称赞的话,但这样看来Tony跟本没认出他。 Bucky突然开始担心起来,自己没蒙面也没变装出现在Tony眼前竟然没被认出来。

该不会是那天西伯利亚的后遗症?

Stark伤到脑袋了?总不会是失忆了吧?

或者…心病吗?

虽然挺担心的,但现在更要紧的是处理那个不知名人士的攻击。 Bucky决定先当作不认识以普通名众的身分帮忙。

“我受过很多训练,现在是…呃……退休人员,这样的状况对我来说不会比以前危险多少,我能帮上忙的。”

Bucky不太确定他算不算退休人士,但他也想不到其他说法。 Tony一脸狐疑的看着Bucky,不过现在他的确挺需要人帮忙的。 Rhodey还在复健而Vision去处理另一件攻击事件,这么大的事就他一个人实在有点难保护所有民众。

“好,我带你过去,但不要接近中心。尽可能疏散群众,现在攻击的范围正在扩大,我得想个办法阻止他。”

还没和上面甲就见一块尖锐的石头被爆炸冲击出来射向Tony的后脑勺,Bucky直觉用本应比石块坚硬许多的左臂护住Tony的头部,却意外的被石块割出一段长长的伤口。

Bucky吃痛的看着自己正在流血的左手,他终于意识到哪里不对劲了。 Tony Stark的记忆也许一点问题也没有,因为Bucky很可能不在自己的身体里。

“天,不是吧?”Bucky惊讶地盯着自己的左臂,他甚至忘了赶紧止血。

“听着,你现在就去避难,这样受伤还接近中心不但帮不上忙还非常危险。”

虽然现在Tony应该感谢这个陌生人保护了他无价的大脑(那种冲击力直接砸到后脑勺上的后果Tony可不是很想体验),但他满脑子只想赶快把这个男人赶出攻击范围。纵然这不能算他的错,但再次有人因为他的不够小心而受了伤。这对Tony来说无疑又是一大打击,现在他宁可单枪匹马也不想要让他人因他而受伤甚至死亡。如果这个男人因为帮助钢铁侠打击坏蛋而牺牲,Tony会很难原谅自己的思虑不周。

Bucky随意的撕下自己衣服下缘给自己做了简单的包扎与止血,原本他该生气Tony这样怪异的态度,但钢铁侠眼中的自责与担忧Bucky并没有漏掉。

“只是皮肉伤,你会需要我的帮助的,我可是保护过钢铁侠的人呢。”

坚定的眼神与不容否定的语气,Bucky无视了左臂对他发出的疼痛讯号。

希望只有伤到肌肉,不过这样的感觉应该是伤到骨头了。

看到Tony迟疑的眼神,他又补了一句。

“就算你不带我过去我也会自己跑过去帮忙,所以你想赶我走也没用的。”

“好吧,但绝对、绝对不要接近中心。”

钢铁侠阖上面甲抓住眼前一脸坚决的男人伸出的右手,飞向爆炸中心。 Tony在看见一个被到他的雕像压住的年轻人时向Bucky示意了一下降低高度把他放了下去,自己继续飞向位于爆炸中心的神秘男子。

Bucky直接走向被压住的人用右手举起雕像让年轻人可以逃脱,在年轻人不可置信的眼神中他才想起自己现在明明不是超级士兵了,为什么还有这么大的力气呢?醒过来后Bucky有太多疑问没有被解答,他都快开始怀疑这只是他在冷冻舱内的一个美梦了。内心万马奔腾的Bucky没有把想法表现出来,现在最重要的是帮助钢铁侠疏散周围平民。 Bucky的超级力量给了他很大的帮助,钢铁侠还没处里完中心那个攻击者他们的周遭就已经净空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最近太忙拖了好久抱歉qwq

開學了以後會變成一周一更(基本是週日晚上更

看的人好像不太多~不過還是希望大家看的開心ˊˇˋ

评论(4)
热度(32)

© 六角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