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命冬鐵,最近沉迷於鬍子兄弟與星鐵
本質上超級雜食(Hail Everything
就是個無節操黨,雷點還在尋找中...(大概根本沒有

【星鐵】當詛咒遇上厄運(有據透)

#很多很多銀護2的據透!!!!!!

#很多很多銀護2的據透!!!!!!

#很多很多銀護2的據透!!!!!!(重要的事說三遍

#時間線是銀護2後不久,鋼3後復聯2前

#剛擺脫PTSD難得身心健康的Tony(大哭

#這篇本來應該是H/C但總覺得電影都Hurt夠多了所以只寫治癒的部分

#其實不是史總生賀但假裝自己是(然後還過時間了真哀傷

@索拉回旋踢 你看我寫出來了我有沒有好棒棒(X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我的父親死了。”

Tony愣愣地盯著眼前的男人,非常不確定他現在該先安慰這個散發陣陣絕望氣息的男人還是叫Jarvis把盔甲送來轟走這個突然出現在他大廈的陌生人。

“呃…如果你是需要災害救助的話應該到神盾局,那裏有完整的應對小組。不需要半夜闖進私人住宅吧?說真的你是怎麼越過保安的?”

眼前的男子明顯疑惑了一會兒,然後恍然大悟一般大叫出來。

“天啊,抱歉,我以為你會認出我。Tony,是我啊!我是Peter!”Peter誇張地指著自己,不顧Tony還未反應過來的表情繼續說著。

“我不是有給你傳訊息說我要來找你一趟嗎?你知道,就是那個請你準備好停靠站我會直接開飛船過來找你那個訊息,你不是說你會準備好等我的嗎?我把飛船停在大廈側面的停機坪了……難道傳訊經過太多空間跳躍所以聲音都失真了嗎?你真的沒有認出我?我……”在Peter開始進入喋喋不休模式前Tony打斷了他,就和以往的幾千次通話一樣。

“等等,給我等等。Peter…PeterQuill?你他媽的是Peter Quill?你說飛船是什麼意思?”

“Sir,復仇者大廈停機坪上綱降落了一架宇宙飛船,Mr.Quill 使用的身分識別碼擁有降落與進入大廈的權限。”Jarvis適時的回答了Tony的疑問。

“喔!謝啦!那個是你的機器人嗎?真酷,火箭一定會很想看看他的。順帶一提,我應該跟你說過Milano啊!你不是特別給我建了停靠站還給了我訪客識別碼嗎?”

“我天殺的在曼哈頓蓋了一個船屋!我以為那是一艘船!水上的那種!船!”

“它是一艘船啊!我的Milano是很棒的飛船!”


Tony停頓了好一陣子,夜晚的復仇者大廈安靜到Peter覺得自己是不是該說點什麼來打破這尷尬的氣氛。

“所以……你真的是外星人,有一艘飛船,我們真的是在做宇宙通訊,天殺的為什麼外星人都長得跟人類一樣?”

Tony還在處裡剛剛獲得的資訊,他居然被先入為主的觀念束縛了。Tony一直以為Peter口中的宇宙旅行與那些他沒有聽過的名詞都只是為了延續他們年輕時天真的幻想所做的比喻,他可是一直把Peter當成正在環遊世界的冒險家(用船!在水上的那種!)。

 

他們的第一次交談是在1991年,那一天Tony失去了他的父母。伴隨而來的是過度的酒精與暴躁的脾氣,Tony開始砸碎一切他能搬得動的物體。而當Tony用力把Howard老舊的真空管無線電往地上砸後,一個稚嫩的聲音從無線電裡傳出。那一年Peter 12歲,他用掠奪者船上的設備組了一台簡陋的無線電想試著聯絡遠在地球的爺爺,他意外的和Tony聯繫上了。

Tony幾乎沒有跟別人提過Peter(當然,Rhodey和Pepper是例外),但他承認那時候他能撐過父母雙亡的哀痛有很大一部分是和明顯比他年輕的Peter聊著天馬行空的太空冒險(而現在Tony終於知道當年天馬行空的只有他,Peter天殺的居然是在說實話)。隨著年齡增長,Tony和Peter的對話越發多元,他們成了從未見過面的好友。事實上Tony不只一次提出要去找Peter,但Peter發給他的座標總是無法解讀,Tony一直以來都把這當成Peter並不希望被看見所做出的一種委婉地拒絕,或許他有甚麼難言之隱也說不定。而Tony每次也都好好告訴Peter那座標太遙遠他到達不了,直到上禮拜Peter說他最近發生了很多事而需要見Tony一面。

 

“我說過我是地球產的吧?嚴格來說我只是半個外星人。”

“呃…抱歉,我一直以為你是地球上的某種冒險家然後那些宇宙事件是種誇張的比喻。我現在搞清楚了,所以,你一開始說的…你爸爸…去世了?你之前不是說他在你出生前就不在了嗎?”

“噢…對……我真該從頭說起的。”

Peter深深吸了一口氣,像是下定決心艱難的開始回憶一周前發生的那些事。而Tony搶在他開口前先發話了,他們認識了這麼久,久到只需要Peter說開頭幾個字Tony就能猜到他現在的情緒。而這個當下Tony確定Peter需要來一杯然後他們坐下來好好聊聊。

“嘿,我們何不到天台上邊喝邊聊,就像我們曾經說過的那樣,數著星星暢談一整晚呢?”

Tony帶著酒,拉著Peter到他的私人樓層,Jarvis已經把天臺安排好讓兩人可以在躺椅上好好聊聊。Peter喝著Tony到給他的酒,酒精的確讓事情變得容易一些。Peter從一周前他們被小金人委託保護電池開始說起,一開始Peter還能夠手舞足蹈的形容他們遇到的刺激太空追逐,但在提到他們墜機後遇到Ego時Tony卻明確的感受到氣氛改變了。Peter開始結巴、停頓,似乎是在抗拒回憶這些,抗拒回憶那讓他難受的一切。

“嘿,Peter,你得知道我們有一整個晚上。你可以慢慢來的。”Tony試圖讓Peter放慢步調,現在的Peter看起來幾乎和一年半前他恐慌症快要發作時一模一樣。

聽著Tony的聲音,Peter閉上眼睛,深深吸了一口氣讓自己冷靜下來。他告訴自己這是Tony,是你從小到大無話不談的好朋友。實際上Peter曾以為他能自己解決這些情緒,就像他一直做的那樣,但事實是他需要把這些事說出來。稍微整理好自己的情緒後Peter對Tony說了接下來的故事。

Tony對於Peter如何被生父找到,如何得知自己的身世,再到發現自己的父親其實是個十足十的混蛋感到無比心碎。他自己就為了一個混蛋父親(好吧,至少他後來知道Howard是愛他的)苦惱多年,但跟Ego比起來Howard根本是模範爸爸了。Peter說到那混蛋(Tony決定以後都這樣叫Ego)放了顆腫瘤殺了Peter的母親時瞬間感到寒冷徹骨,他對Peter二話不說直接開轟的應對感到十分滿意,如果Tony的母親不是死於意外而是被誰殺死的話他大概也會有跟Peter一樣的反應。聽到這裡Tony原先還想著Peter這一周已經夠慘了,怎知他完全沒有猜到Peter口中所謂的父親是怎麼一回事。

Tony不敢想像Yondu死在Peter面前時Peter能有多崩潰,他現在完全理解為什麼一直不回地球Peter會突然決定拜訪自己。Tony放下了酒杯給了Peter一個擁抱,曾經在他難以入眠時Pepper會這樣抱著他,Tony覺得現在的Peter非常需要一個擁抱。Peter沒有哭,但Tony能感受到他的顫抖,Peter太習慣偽裝自己來度過難關以至於當他真正需要表現情緒時總有那麼一點力不從心。

“這真的感覺很糟,Tony,我覺得我總是眼睜睜看著自己愛的人們死去卻無能為力。”

Tony看著Peter,他太懂得那樣無能為力的感覺了。死於車禍的父母、為了幫他逃走而死去的Yinsen、沒接住Pepper、看著天空被蟲洞撕裂而他天殺的無能為力。就因為他懂,所以他知道對現在的Peter來說最需要的是什麼。逝者已逝,除了緬懷沒有什麼是他們能做的,Tony曾經用鋼鐵裝包裹自己,但他深知那只是他的繭。現在,Peter尚未作繭自縛,Tony不介意帶他跳過那麻煩的成長過程。

“Peter,我想我們識了這麼久你也知道我從來都不怎麼擅長安慰人,但你還記得我說過我父母的事嗎?我甚至沒有跟他們說過一句我愛他們,最後的最後我還在和他們吵架。”

“天,托尼,我並不希望你…”Peter焦躁的想阻止Tony繼續說下去,他當然知道那些,那是Tony最大的遺憾。

“Hey,聽我說完,我被綁架的時候我的恩人死於非命,而這還是我最信任的長輩、合夥人設計的暗殺。Tony Stark的人生就是充滿了操蛋的事物,我周圍人不是因為我受傷就是在我束手無策的時候死去。曾經我把這當作我的詛咒。想想也許很好笑,Tony Stark最大的詛咒就是他總是活著。”Tony知道在這樣的絕望中自己最需要的僅只是一件他能保護好的東西,僅只是一份希望、一點光。

“Tony,我明白你想要告訴我你瞭解我的感受,天,我真的不希望你這樣撕開自己傷疤來安慰我,我只是希望能跟你說說這些是抒發一下而已。”然而Peter誤會了Tony,他一點也不希望對Tony造成二度傷害。

“Peter,聽我說完,我不是在跟你比慘,也不是再說這些是很常見所以別太跟自己過不去之類的垃圾話。我的重點是,我總是活著。不管事多麼惡劣的環境,多麼險惡的背叛,運氣都站在我這一邊。曾經我把這當作我的詛咒因為我總是必須活著承受一切,但現在我才發現這也許是一種祝福。你失去了很多,你會感到無能為力而你覺得你應該做更多。現在我可以很自信地告訴你,你永遠都不可能失去我,我會一直在這裡。大概就像黴菌一樣纏著你了,你也別想擺脫我的。”

Tony的眼中閃爍著星光,Peter好似從中看見了他的星辰大海。是的,他沒有失去所有他所愛的,他還有銀河護衛隊的夥伴、還有Tony。

“……你知道嗎?Tony,你真的是個很棒的朋友,其實你很會安慰人的。”再次緊緊抱住Tony,他們都是會活到最後的可憐人,但在那裏Peter不會孤身一人,他知道Tony也會在。

 

>>>>>>> 

 

後來,Tony失去了Jarvis。

後來內戰發生了,Rhodey癱瘓了。Peter終於真正認識到Tony為什麼把活著稱為詛咒。但好在,每當Tony打開那老舊的無線電時,他總能聽見Peter的聲音。

 

現在,他們並肩面對宇宙最兇惡的侵略者——薩諾斯。Peter知道他應該感到恐懼,但Tony卻讓他無所畏懼,他知道Tony有這個能耐,沒有任何挑戰能擊敗他。或許這是Tony的詛咒,但這卻是Peter Quill此生最感激的恩賜了。當人們試圖阻止Tony進行如同自殺的攻擊時,只有Peter默默為Tony製造了進攻機會。他知道Tony Stark從不會做無用的決策,而Tony答應過他,他永遠不會離開。所以他相信Tony,相信這個總能死裡逃生的男人。

 

後來的後來,他們坐在 Stark大廈的頂樓喝著小酒望著星空享受戰後的悠閒時光。他們打敗了薩諾斯,但戰後還有很多災難救濟、重建工作在等待Tony。這一切卻不能阻止Peter擁抱他的救贖、他的星空。而當Peter吻上Tony的雙唇時,Tony熱情的回應著。

 

一個總是看著周圍的人死去卻無能為力的守護者與一個總是給周遭帶來災難的復仇者,他們總能抵銷對方的厄運,作為彼此的燈塔一起走下去。


END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本來想趕上5/29假裝這是一篇生賀的,果然沒有趕上www

這篇算是我對彼得與托尼的一些自我解讀吧,我覺得當你總是只能看著周圍的人受傷、死去、甚至為你犧牲時,你最需要的僅只是一個你確信能夠守護的東西罷了。
寫得亂亂的,總之就是希望他們能用自己的厄運打破彼此的詛咒。

總之還是希望大家看得愉快:D


如果覺得還不錯或有甚麼地方可以改進就給我來一發評論吧

我是一個愛看評論的孩紙(肥腸用力的比哈特

评论(9)
热度(64)
  1. 深夜行動六角君 转载了此文字

© 六角君 | Powered by LOFTER